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让人生更精彩!

 
 
 

日志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又是清明雨上》  

2011-08-02 16:2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又是清明雨上》 - 淮北实高 -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又是清明雨上》 - 淮北实高 -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关于许嵩,以及与他有关的其他 ­

                                                               南在南方

清明雨上,清明雨上,又是清明雨上。 ­

我不可遏止地想到原创歌手许嵩,和落拓文人杜牧。先说说杜牧,这是一个既落魄又悲伤的唐宋诗人。其实,杜牧并不落拓。他原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在扬州城的秦楼楚馆混得风生水起。 ­然而,人的第一印象总是不容易抹灭的。 ­一切的一切源于那首诗《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

­  在这首诗的旁边总会配上一幅烟雨图,图上有一个落魄蓝衫的书生。而我很自觉的把这书生当成是杜牧,即便后来知道不是却仍改变不了当初的坚定。就像我听许嵩的第一首歌是《南山忆》一样,便坚持想象许嵩是个清雅淡泊的幽人。幸好,现实中他确有这一气质,使他写的中国风,总让我满心欢喜。雨纷纷,路上行人。绝好的白描画,平易通俗的语句蔓延成断肠烟水的意境,一切像极了《清明雨上》的主人。他定是那欲断魂的行人中最伤心的那个,如许嵩声线缓缓淌出的吟泣—— ­

又是清明雨上,万冢烟雨中。七年了,年年踏雨来到你的冢旁,折菊寄到你碑前。这次我把你最爱的歌谣轻轻吟唱,回忆今生的种种、种种。那时初晓的日光透过窗檐,扶窗照在西桥上,西风摇曳了天边自飘的云,吹起你微摆的衣角。如你展开的笑颜,定格成这一生最美的清颜图。那时远方飘来琴声幽幽,愀然空灵。漫天几重的烟火,映照了那夜喜烛几红。若人生绽放最美的花儿,开了幸福的花蕾。如今,回首,不堪回首。那是红尘旧梦,香消玉殒,梦断都成空。摸着你的墓碑,泪在不觉中已拆两行,那一坟之隔,便是银河天涯望不断的距离啊,只叫人心瘦。 ­

­  木雕流金的岁月涟漪,这些涓涓心事只好说给自己听。七年前我已封笔,因为没有你的风景再美,也黯然失色。而我今生挥毫只为你。奈何却寻不到你,年年倚井盼你归来,都、是、空。清明的雨打湿了眼眶,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踏雨的路上,已、断、魂。 ­

已断魂。许嵩唱“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这句无奈又悲伤的话直指路上行人欲断魂的伤情意境,写得极妙极准。把天人永隔的那份痛苦思念渲染得淋漓尽致,若梦相随,不知人已远、情已空、魂已断。 ­

忧伤得就像风吹洒落满地堆积的花儿,被黛玉荷锄葬了,依然是伤心伤情伤魂伤不绝,让人不忍多听。这样的悼亡,许嵩总写得绮迷情深。让我不禁想:是否一首歌也如痴情人一般,只偏爱一人?是否这也是宿命的注定?悼亡的中国风也只有许嵩一人祭奠才来得穿心蚀骨,伤魂断肠,仿佛是这场逃不掉的纠缠才使许嵩写的悼亡达到极致的好。 ­从极幽的情里流泻成极深的伤,扣了我们的心与神。 ­

­  许嵩浅吟低唱这清明的雨,汹涌了世人点滴成积的愁。恨满天涯,只教人心碎,泪落满衣襟。实是因为他唱出了世人心底最触人心弦的伤。其实,一首中国风的歌,除了词美曲幽,这情却断是不能少的。只有这情入了味,贴了心,才能在心上刻着一痕,流传下来使世人在某种时刻情不自禁的想起这首歌。要做到这样确实不易,像《西关》,它是意胜而情少,几乎无人会想起《西关》的心境,因为那样的心境现代人少有。而《清明雨上》借清明的雨抒了欲断魂的情,这情便深入人心了。 ­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

这对失去爱人的人来说是最贴切的心境写照,就像地震中活下来的人缅怀逝去的亲人时的心境,是这样无可奈何却又痛彻心扉。所以,我爱这《清明雨上》,爱许嵩唱这伤筋动骨的情,即便从没经历过,听着这歌也如临了其境、染了其情,浸了心神。更何况,这情是如此的优美,扣人心弦。其中,竟还觉得这情隐隐有暗合微之的《离思》心境——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

这样的意境使我想说:没有比这再美好的情,具有不可超越的唯一性。是人从花丛过却心如止水的执着。喜欢了,心里眼里都是那人。静静的守着,哪还会管沧海桑田,水流云散。只要人还活着,心中想地念地便都是那人。 ­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是向那人诉说啊,却又是在自言自语。而我们,这一生一世的山盟海誓经过岁月的淘洗,便剩下这婉转低沉、徐吟舒缓的情真意却了。时间果然是考验爱情的灵丹妙药。 ­

七年了,不是《离思》,跨越千年后,是《清明雨上》了,缘深缘浅总缘君。似这许嵩唱的,这一生用来殉了一个人,悼亡便是断魂。 ­

­ 《清明雨上》意境疏淡雅致,清远意切,与其《南山忆》相比,少了一份出尘的幽,却多了一抹情却的意。这种意绕满心怀,使人心有生花的趋向。 ­

有时我想,让许嵩走进唐诗宋词这古意盎然的世界里,他会是哪位词人。而我第一个想到的竟是秦少游。少游是个伤心人,他的词凄婉,他的思意更是“伤情处,高楼望断,灯火已黄昏”的凄迷悠长。 ­

而许嵩,若生在古代,也该是这少游式的幽人:长衫弄袖,乱花沾衣。 ­在桃花临水杏花雨闹的季节,为着某位红颜知己而彷徨人间,仰首望着天边自飘的云,寻找爱人的天堂,也许还会在残雪覆檐冷霜临窗的小筑里邀南山对酌,等待爱人的归来…… ­

其实,这些逐情空远的守候,不应该是他的。 ­

在现实里看他,他像一抹未染世愁情恨的纯净阳光,是可以暖人的男生。可他偏偏写了《南山忆》,写了《清明雨上》,写了《断桥残雪》,这些使我看他,就成了少游式的伤心人了。 ­ 《清明雨上》的词人除了许嵩还有一位叫安琪的,安琪该是个女子吧。是否是许嵩的红颜知己只能猜测了。本想八卦一下许嵩的,可是,舍不得。不过,安琪也该是个南国人。因为只有江南这样杨柳堆烟、春梦秋云的温柔乡,才能蕴育《清明雨上》这样绮思柔情、凄迷馨长的悼亡。 ­

悼亡,如恨清明雨,原本是不分南国北国的, ­

然而,我对南国充满了无言的好感,只要是有江南幽情的意,我便对它增了三分的情。这样的偏执就像一度喜欢贺铸的悼亡词《鹧鸪天*半死桐》, ­因是写在江南,我便对它特别钟情—— ­

《鹧鸪天*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曾有琴师说过,世上最美的琴是用连理梧桐中未死的那株梧桐制出来的。 ­当连理梧桐的另一株枯萎死亡时,砍下它们制成古筝或琵琶, ­那一根根弦弹奏流淌出来的会是世上最凄美最悲伤的乐曲。 ­

这是什么乐曲?是未死的梧桐失去爱的绵延不绝的悲伤?是那独自存活时孤绝寂寥的凄凉?…… ­

以前,我不懂,但贺铸悲泣诉说“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瞬间明了,那不是枯死的梧桐,是爱人灵魂在清霜白露里的凋零,让词人温柔深情世界里轰然倒塌的孤寂,那是悲绝诉不尽的哀音。它让人怀念起“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古老誓言,但却是从来不能实现的遗憾。所以,词人在旧居与新坟之间徘徊,一如许嵩,是踏雨而至的悼亡,忘情断魂。 ­

这江南的雨,多情的泪,纷飞了《半死桐》的凄美悲词,也落了《清明雨上》的深婉情歌。 ­  不一样的悼亡,一样的断肠,是用一生殉了一个人,而世人又有几人能得到这样的情? ­也不过只如许嵩一样,在歌里慰藉这心里的渴慕。 ­

因为,上帝也总是偏执得让人抓狂:只让人相爱,却不让人厮守一生…… ­

   ­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