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让人生更精彩!

 
 
 

日志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暖港  

2011-08-02 16:2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暖港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暖港 - 淮北实高 -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暖港 - 淮北实高 -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竹笛文学社第31期稿件——暖港 - 淮北实高 - 淮北市实验高级中学博客

 

 

 

高二(6)班 许夏

他坐在壁炉旁,还是有种隐约的盖不住的冰冷与寂寞。壁炉中烁烁的舞动的火苗让周围的空气变的更像是快要飞逝的最后的颤抖。刚刚与儿子的争吵让他觉得很是吃不消——或许,自己是真的老了。

不知怎么的,他有了一个决定——回去看看。

(一)

其实他并不是很确定自己是否还记得路。说实话,那地方实在太小太不起眼,你实在无法找到任何一个地图上会有它的名字——哦,对了——在他的记忆里那地方确实没有过什么名字。那里的人很少出来,外头的人也很少进去,它也就不需要什么名字了,人们对它的称呼就一个字——港。

这个季节的海风很冷。他很不耐烦地望着经过的风景,做了几十年海员的他还是第一次不能受得住这水上的路途。一种莫名的恐惧与不安伴着那凉凉的海浪一个接一个地向他涌来,拍打在他那空落落的心上。这是怎么了?看着船体两侧带过的波和那行过的地方泛的白色泡沫,他似乎回到了那们一个时候——同样的路线,不同的方向——一去就是几十年没有回头。

 

那时他才十八,高中刚毕业,硬生吵着要去作海员,阿爹不让,他便和他吵闹了几天几夜,带着自己攒的钱和大妹偷给的可怜巴巴的赞助负气走了。他现在想想他也没错,他从小就从就想当海员出海,威风,还能见世面。港那里的人他就没见过有出来过的,打了鱼就等着固定的人来收,连外头的行情也不知晓。人家高兴了,愿意多给,说涨了,就多收着钱;人家不想给了说世态不好,他也没什么说。他还记得有一次好几家一起打得很好的鱼,大家都很高兴,等着卖个好价钱,可到了交鱼的时候人还没来。阿爹说再等等,到了很晚还是不见人,当时家里刚添了大妹,阿妈还没出月子,他正以为可以全家一起补顿好的,可父亲非说等人家来,咱把鱼吃了,不像话,把鱼都放坏了,那人以为没来。他不明白,为什么阿爹就要那么一条筋,他自己和海打了一辈子交道,咋就不能让自己的娃也去闯闯。他恨他。

(二)

就这么凭着对海的灵感他找到了港,冷冷地一笑描过他的嘴角。几十年了,也没什么太多变化嘛,小小的木船,矮矮的平房,破烂烂的小路。不过也好,正好能让他认出这港。他很快找到以前他住的那个破屋。老远便看见大妹正在扫院子。家里的 狗的叫声让他不舒服,早已经不是他离开时的那只老黄狗了。

家里似乎是按他寄钱来时的意思,新添换了几个大件,也翻新了一下,但地步主的土气与那生扯似的翻新更透出一种不伦不类的气质。他其实也想过回来看看,毕竟是家啊,可他就是不能放下,每次一有点回来的念想的芽芽,就会被当初的阴霾有扼回地被里,随冰冷的海风飘去了。

“阿妈”,他本就没做什么打算,也不很清楚说什么好,“我……”“回来了,你大弟送鱼去了,坐吧。几十年了……”阿妈比自己想象当中平和的太多了,他打了个寒噤。大弟回来了,阿妈将门关了。“阿妈,今个分真大嘿”阿妈从厨房端出两碗姜汁摆在大弟和他的面前。他没喝,只是看着大弟一口喝下大半碗,他感觉那么熟悉,好似一种沉睡多年的过去,搅这海风挟着一种腐旧的亲切的气息。眼前的大弟分明是年轻的时候的阿爹,每次阿爹打渔送货回来都会喝上一碗阿妈的姜汁趋趋海寒。那时候的阿爹也总让他心疼。

他开始喝姜汁。“哥,都几十年了,你也算是回来了,去看看阿爹吧。”大弟又一口把姜汁喝完,“他走的时候只提了你。”他不自然的又咽的几口姜汁,见了碗底。他没抬眼“去看他做什么!”他练他地死他都没来,那么多年了,他过不了这道坎,如今他也不想过。这是他想的,本来也是想说出来的,但有总觉得不能说出口。

家里和以前一样透风,还有清晰的风和浪的声音,他感觉舒服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回到了从前,那不怕海风吹的日子,应该是他生来就是渔民的儿子的本能的温度吧。“去吧,去看看吧”阿妈进来了,“你回来了,看看了,也就踏实了。”

(三)

他被昨晚母亲的话说得困惘了,他不很清楚字及来到这里是不是真的来寻求这样一中感觉——踏实。但母亲真的说服了他,他是要去看看的,他要找到写答案。他自己凭着中灵感找到了那个光秃秃的土坟,他——那个男人,就躺在里边。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我供你上学读书不是让你去再和海打交道的。你要是不老老实实给我去上大学,你以后就再别回这个家门!”

是啊,就为了这句话,他真的到他死也没回来过。他哭了委屈,不解,痛恨……到没力气,到自己也不知道在哭什么……

他现在的年纪就是当初那个男人的年纪。他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他就转了个身,和那坟头并肩坐着,倒像是兄弟俩。他学他以前的模样点着烟,然后抽起来;他还是没有明白。只是感受到一种冷风袭来的凉意,他下意识地往坟头那边挪了挪,靠得近了一些。舒服多了,不知怎么的,他感觉就像是圣诞节是烧的旺旺壁炉似的,此刻的他舒服多了。

 

回到家。“去了?”阿妈问。他点点头,要回自个的屋。“你来。”他不知道阿妈要叫他做啥,不过他想无非是说些让他原谅他阿爹的话。

“大黑娃,你……打算啥时候回去?”“就明天吧。阿妈,你带家里人跟我走吧,我能养得起一家子。”阿妈摇摇头,转过身沉默了一会。从枕头下拿出了把钥匙,目光聚在了一个铁皮匣子里。“你阿爹临走前就把这交给了我,他不让人碰,他说只有大黑娃子能看。你要走的话,也带上它吧。”

(四)

他就在母亲的床上打开了匣子,他知道要让他带走那是不可能的,他甚至可能负气再把那匣子扔进海里,打开盒子纯粹是为了给母亲个安慰。他想,如果里头是让我原谅他什么的,那就永远的算了吧。

匣子开了,是几张本子上的纸,撕了又贴起来的。他想起来了,那是他的一篇作文《我的梦想》

“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海员,我阿爹就是靠打渔为生的,我将来要带他坐大轮船,到各处去,逮各种鱼。比卖给人,统统自己享用……”

这是他小学三年级的作文。他句句说的都是实话,也都是他的真实想法。但就是这篇作文,他第一次挨了阿爹的打。

“你老子是个捕鱼的,你长大了还想当个捕鱼的?以后世世代代就当个捕鱼的?”

或许他和阿爹当时真的都不知道海员是做什么的,但他确实将那个梦想做的十几年。

他想了好久……脑袋涨涨的。一遍又一遍。

 

然后——

背面,背面,铅笔写的半溶开的字迹:

“儿子:

 我知道你,你喜欢海,你有大想法,你想见大世面。阿爹也从来没怀疑过,阿爹知道你能做到。这篇作文是你小学三年级的,阿爹其实很高兴你那么小能有那么大的想法,港的人还很少有你这样的呢,你有出息是我的自豪。

 可是你有你不知道的事。你没见过你阿爹的阿爹吧,说实话,我也没多大映象。像你写着作文的年纪啊,他早不在了。我晓得你恨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怕你像我的阿爹一样,死在海里。你没下过海,你打小我就不让你碰海就是跑你出事。你小,不知道海的凶。可阿爹是和海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适合海拼了一辈子命的人,我咋还能叫我的娃娃去在和我一样呢!

你是我的大娃,也是我最爱的娃,你得信。你的性儿最像我,也最倔。女娃娃终归是要嫁人的;你大弟又不像你,他太不争气,只能打渔,我打算让他念完小学就不念了,和我一起出活。

阿爹不求你原谅,但你千千万万别惨在凶海里。阿爹说让你别回来,那是气话。你想了,就回来看看。海风冷,回来喝碗姜汁,暖和。”

(五)

他还是没有带走匣子。同样,他也没有带走他自己。他明白了,那个男人是少不了他;他,也少不了那个男人。他不恨他了。

他知道了,他曾丢失的那一切的温度是一种流淌在躯体中的暖液,是血浓于水的血脉相通,是父爱如山,是家比天大的——温暖。

他找到了一幅有这个地方的地图——在脚下,他的根里。上面清晰的标注这这个名字——暖港。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